顾黎昕Lancey

超蝙,贾尼,宇植,瓶邪,福华,SD,拔杯
(🚘🔑:woyi18)

【宇植拉郎】痴迷 4-4

CP:小会长卓秀浩(朴成勋)/法官哥哥韩守浩(尹施允);

Summary:卓秀浩是个从小就不会爱的孩子,他以折磨人,摧毁人为乐,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一个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的“全国第一”,从那一刻开始,他的生命里似乎只剩下了这一个鲜活的个体。这是一篇“爱无能”患者和“性冷淡”患者爱得死去活来的故事。

避雷预警:韩守浩第一人称,双黑,伪奶狗病娇攻vs真性冷淡傲娇受。

更新方式:周一~周五日更,每天2000+

PS:没看过《法官》或《Justice》也可以放心食用,不用担心看不懂哦~ 

PPS:宝贝们,我之前是不是说过大概五周完结的话?现在更正一下哈……大概七周……然后第八周会更弟弟和罗必胜的文(一周完结),希望大家不要觉得我太拖沓~么么~ 😘爱你们的支持~ 

————————————

4-4

我强压下身体内部升腾起来的不适感,走向这两人。为了不让卓秀浩误会,我没有选择在李泰京左边落座,而是选择在卓秀浩的右边坐下,隔着卓秀浩,强装镇定问李泰京:“找我什么事?”

“只是想确认一下你还活着。”李泰京端着酒杯开了句玩笑,视线在我和卓秀浩的身上来来回回地打量着,满含深意地微微眯眼,让我立刻明白了这家伙的意思,也瞬间知道了煽风点火的人是那个对内幕非常了解的宋会长。

在心里骂骂咧咧的我飞快地下了逐客令:“不管你听到什么,最好别全盘相信,也少管闲事。”

李泰京将一份文件向我的方向一推,卓秀浩恰巧放下杯子,玻璃杯稳稳地截住了向我滑动过来的文件,而这动作让李泰京非常不满地站起身,用极度不赞同的目光看着我,“我不觉得我是在管闲事。”

这家伙,真的不是一般得倔。

我叹口气,直接站起来揪着卓秀浩的衣领吻上了他的脸颊,随后抬起头来,目光冰冷地看着李泰京,“现在呢?”

李泰京明显从来没有见过两个男人做出如此亲密动作,他惊讶地连连后退几步,随后匆匆鞠了一躬便告辞了。

我谨慎地看着窗外李泰京的背影,确认他完全走远后又转回视线看向了卓秀浩,我松开他衣领时推了他一把,命令道:“给我解开。”

“现在?”青年得意洋洋地拎出了我话语当中的毛病,他笑盈盈地举起酒杯又喝了一口,藏在酒杯后笑得合不拢嘴:“原来韩法官喜欢在有人看到的时候做?”

他说着,眼神缓缓移向了我的身后,我顺着视线回头去看,发现那里竟然站着宋会长。

煽风点火的人竟然就在现场?

我扯起一抹讥讽的笑容,无法缓解的痒感让我的耐心和理智完全为负,我一把夺过卓秀浩的酒杯一饮而尽,朝着宋会长附近的墙上就把空酒杯丢了过去,为了保险起见错开了一点距离,而宋会长纹丝未动,只是闭了闭眼。

这家伙,城府的确很深。

“抱歉,看到一只蟑螂,觉得恶心。”我说完,抄起文件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身后卓秀浩的笑声轻轻传来,这一次,我清晰地辨别出了那是喜悦,也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心想今晚应该不用再受罪了。

我走出酒吧向下人询问了书房的位置,便大步流星地朝着那里走了过去。本以为在书房找到剪刀就可以剪断绑在身上的固定带,却发现那东西根本就是坚不可摧。

在被体内的感觉逼疯之前,我打开了李泰京带来的文件,发现那竟然是我之前签署的卖身契。

我抬起头,正见到卓秀浩推门进来,我把文件朝着他的方向直接扔了过去,在他背着手看着我的微笑神态之下越来越生气,我几步向前来到他面前,眼里怒火中烧:“宋会长,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宋会长似乎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对我过分的熟悉,他清楚我和卓秀浩的关系,甚至给李泰京提供了这份协议,提供了我住在卓秀浩家的信息让李泰京找来,这一切都太不对劲,我逼迫自己思考,逼迫自己跟他讲道理:“商场上的恩怨,麻烦你们两个人解决,别牵扯到李泰京,那小子就跟韩江浩一样疯,只不过多个文凭。”

卓秀浩云淡风轻地点点头,那架势看得我烦躁不安,我可是放弃了绝佳的逃跑机会,选择了继续跟这个变态耗下去,现在看来我是疯了,真的疯了。疲惫感缠绕着我让我力不从心,我的声音没什么力气,但烦躁的情绪却暴露无遗:“给我解开。”

【马赛克】

【厚厚的马赛克】

【评论区见】

评论 ( 11 )
热度 ( 30 )

© 顾黎昕Lanc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