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黎昕Lancey

超蝙,贾尼,宇植,瓶邪,福华,SD,拔杯
(🚘🔑:woyi18)

【宇植拉郎】痴迷 5-1

CP:小会长卓秀浩(朴成勋)/法官哥哥韩守浩(尹施允);

Summary:卓秀浩是个从小就不会爱的孩子,他以折磨人,摧毁人为乐,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一个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的“全国第一”,从那一刻开始,他的生命里似乎只剩下了这一个鲜活的个体。这是一篇“爱无能”患者和“性冷淡”患者爱得死去活来的故事。

避雷预警:韩守浩第一人称,双黑,伪奶狗病娇攻vs真性冷淡傲娇受。

更新方式:周一~周五日更,每天2000+

PS:没看过《法官》或《Justice》也可以放心食用,不用担心看不懂哦~ 

————————————

5-1

【马赛克】

【厚厚的马赛克】

【评论区见】

我迷迷糊糊地感受到有个玻璃吸管贴上了我的下唇,我睁开眼,发现此刻自己已经回到了卧室,正半躺在卓秀浩的身上,而对方则是手里拿着一杯温热的牛奶,讨好地笑着。

又是牛奶……正真集团怕是要倒闭了吧?

我接过牛奶一通狂喝,然后整个人又脱离般地躺回了始作俑者的身上,我迷迷糊糊地在睡着之前想起了卓秀浩的“求婚”于是要求道:“不要……乱说话……听到没有……这是犯规……”

对方似乎是笑着答应了,可那长长的叹息却让意识不清的我捕捉到了一丝失落。

隔天上班,毫无疑问地见到了李泰京,我对于他持之以恒的毅力表示了感谢,同时也一再重申自己并没有被威胁绑架或者是囚禁,可那家伙却完全不信,还带着怜悯的眼神看着我,保证一定会救我逃出魔掌。

我被对方的话气笑了,随即一愣,心想自己可从来不会被气笑,我之前生气起来只会非常严肃冰冷……该不会,是被卓秀浩那个变态传染了吧?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李泰京已经跟我道别转身离开了法官办公室。我看着他的背影烦躁地揉了揉眉心,正打算再投入工作的时候,卓秀浩的电话却打了进来。

他要约我吃午饭。

我按照对方给我的地址来到了一个私密性非常好的日料餐厅,在侍者的指引之下走进了包间,进门才发现,这里竟然不止不止我和卓秀浩两个人。

我的目光带着疑惑看向卓秀浩,后者则是笑着给我介绍道:“这是下届法务部长官,徐东锡,打个招呼吧。”

名叫徐东锡的老者目光凌厉地看过来,我赶忙微微鞠躬并自我介绍道:“初次见面,我是韩守浩——”

话没说完,老者突然之间站起身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正在我以为他是不打算跟我同席用餐的时候,他竟然拉起了我的手,然后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受伤了吗?”

我疑惑地看着卓秀浩,随后目光转回徐东锡长官身上,强忍着对于肢体接触的排斥,慢慢引着对方再次回到刚才的位置坐了下来,并再三表示自己绝对健康。

徐东锡长长地叹一口气,看向卓秀浩的目光当中这才带上了一个老者看着孩子时应有的慈祥。我在两人一来一往的闲聊当中得知了这位徐东锡长官和卓秀浩的父亲是亲如兄弟的朋友,所以他几乎算是卓秀浩的半个父亲。

一顿饭吃下来,我越来越觉得卓秀浩是故意要带着我来见徐东锡长官的。

餐后我和卓秀浩送别了徐东锡长官,两人步行走在街上。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要带我来见这位长官,卓秀浩说道:“伯父一直以来看我的眼神都让我特别讨厌,好像我是一个永远都不会被治愈的患者。虽然我并不介意,可是我想让他知道,有你才有现在的我,这样等他上任之后,会对你多加照顾。”

我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毕竟我现在等于是在正真集团的庇护之下,沾点光也是理所当然的。

本以为日子应该就会如此平静地慢慢过下去,可是李泰京却好像是魔障了一般,几乎每天都要往我这边跑,每次过来都要滔滔不绝地向我诉说卓秀浩有多变态,拿砖头砸了司机,还跟检察官说分明用了大力气怎么没砸死人,说他喜欢囚禁人,然后各种精神折磨之类的话。

每天白天听鬼故事,晚上回了那别墅就更恐怖骇人,那天见完下届法务部部长之后卓秀浩都在美国出差,那么大的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住,我怕自己被吓得神经衰弱,于是最近几天都住酒店。

卓秀浩出差的第五天,我又坐在法官办公室里抱臂目视桌面听李泰京讲述着会长大人骇人听闻的惊悚故事,甚至把前几天洪正洙检察官醉酒驾车被撞成植物人的事归咎到了卓秀浩头上。

因为他的指控太过分,我没怎么注意便脱口而出一句:“真有证据就赶紧提交给检方,等公诉的时候我绝对公正审判。”

话一出口,接话的人却是最近也经常跑来找我的徐妍雅,“你们在说什么案子?”

我心想这下可好,等李泰京把我的事告诉徐妍雅,我估计肯定要闹得鸡犬不宁。想到这里我无奈地叹口气,疲惫地把这两个人都轰了出去,投入到唯一让我感到安慰的工作当中。

评论 ( 11 )
热度 ( 26 )

© 顾黎昕Lanc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