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黎昕Lancey

超蝙,贾尼,宇植,瓶邪,福华,SD,拔杯
(🚘🔑:woyi18)

【宇植拉郎】痴迷 5-3

CP:小会长卓秀浩(朴成勋)/法官哥哥韩守浩(尹施允);

Summary:卓秀浩是个从小就不会爱的孩子,他以折磨人,摧毁人为乐,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一个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的“全国第一”,从那一刻开始,他的生命里似乎只剩下了这一个鲜活的个体。这是一篇“爱无能”患者和“性冷淡”患者爱得死去活来的故事。

避雷预警:韩守浩第一人称,双黑,伪奶狗病娇攻vs真性冷淡傲娇受。

更新方式:周一~周五日更,每天2000+

PS:没看过《法官》或《Justice》也可以放心食用,不用担心看不懂哦~ 

————————————

5-3

“是吗?”卓秀浩反问一句并笑着叫我仔细回想,我狐疑地眯了眯眼,可下一瞬间便想起,刚才当他反问我的时候条件已经被他偷偷改了。

这孩子真够狡猾。

我咬着牙拉住了青年开始扒我衣服的手,目光坚定地看着对方,道:“回家之后答应让我做一件事,你现在就可以做一次,嗯?”

久在商场摸爬滚打的青年一听我竟然开始提条件了,有些不满地歪了歪头,却又在转眼间恢复了人畜无害的乖巧模样,笑着说道:“几天没见韩法官就把我的忠告都忘了?不是说了别惹我生气吗?”

他现在显然是在警告我,可似乎是抽离了自己的状态一个礼拜,我突然之间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界定方式出现了认知障碍。

我的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也许他只是想要毁掉我呢?也许他之前那些都是装出来的怎么办?如果我已经中了他的圈套,如果我已经掉进了陷阱里,该怎么办?

我会被他毁掉吧……

青年擒着我的下巴迫使我抬头看他,随即在发现我的表情有些空洞的时候皱起眉,不满地开口:“韩法官……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回过神来,正要回答他的问题,却见他放开了我,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餐厅包间。我直起身来,看着青年离去的方向,长长叹一口气,撑着手臂下了餐桌起身站好,在镜子前整理了一番着装,这才缓缓下楼。

晚上八点,首尔的街头车水马龙,这本就是繁华热闹的江南区,随处可见的豪车美女让人应接不暇。我站在餐厅门口看着街道,以及几米开外的卓秀浩专用私家车,低头右转,选择了步行离开。

刚走两步,就听见身后的车门被那阴晴不定的孩子狠狠地摔上,我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看着青年朝我走了过来,疲惫不堪且迷惑地问他:“你到底想要怎样?”

青年愤怒的身型顿在了原地,来来往往的人群从我们的身边走过,卓秀浩闭了闭眼,似乎是在平复内心焦躁的情绪,他从长裤口袋中掏出一个盒子举到我的面前,他打开盒子说道:“我们结婚吧。”

这是第二次,在我分明要求过他不要再用这些奇怪的行为动摇我之后,他第二次说出了这句话,在熙熙攘攘的江南街头,人声,音乐声混杂在他的声音里,我想说服自己只是听错了,却又想催促自己做出行动。

我震惊地看着对方认真的表情,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戒指,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现在不该站在这里吸引注意,我左右检查完我们没有引起人群骚动后不由分说地夺过戒指盒,拉着他上了车。

轿车缓缓起步转上主干道,我看着此刻托腮凝视车窗外夜景的男人,又看了看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拼命给我比划手势的朴秘书,低下头来将黑色天鹅绒包裹的戒指盒打开,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一对样式简单的男士对戒,正在我要拿出来端详端详的时候,装作看夜景的青年眼疾手快地一把抢过戒指盒,看着我的眼神里带着阴狠:“谁允许你打开的!?”

我苦恼地看着他手里的盒子,带着完全混乱而不安的意味叹口气,说道:“我提醒过你不止一次,不要让我误会。”

青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拿出戒指也不在乎我的抗拒便给我戴上,朴秘书拿着文件递给我,我看了一眼,发现是双国籍申请,第二意向国籍是加拿大。

他是来真的?完全认真的?我惊讶地看着卓秀浩,心想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这家伙真的是要完全合法化的结婚?

怎么可能?

“精心策划了一周,本来想在餐厅求婚,可是韩法官破坏了气氛。”他摩挲着我右手无名指上的那一抹玫瑰金色,抬起头来时眼里几乎含着鲜血一般,让他嘴角的笑意看起来可怖异常,只听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敢离婚,我会杀了你。”

我还处在震惊中,只是本能地知道必须给予回应,于是点点头。虽然我清楚地知道这孩子总喜欢用“杀”或者是“死”一类的字眼,但眼下我可是整整经受了一个礼拜鬼故事洗礼的惊弓之鸟的状态,于是整个人突然有些发冷,却要佯装若无其事。

我在他期待已久的眼神下只得拿出另一个戒指给青年戴上右手无名指,随后他凑上来在我紧紧抿着的嘴角上落下一个轻吻,我看到他眼底带着笑意,完全真诚而温柔,“今后请多多指教,会长夫人。”

话落,青年拉着我的衣领将之前轻描淡写的吻改成一个融合了思念与牵挂的热吻,而我则在青年加深这个吻的时候,攥紧了青年身上那件藏蓝色休闲衬衫。

那一瞬间,我想推开,却又想抓紧,而最令我意外的是我竟然产生了希望一切就静止在这一刻的想法。

我本不该有这种想法,可当我仔细去心底探寻自己的真情实感时,我发现在内心深处我是如此欢喜,且毫无恐惧。

他的热情给我带来的冲击,就是我的意识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我抬起手腕看着长久因为手环遮挡而形成的一圈比其他部分肌肤略白的痕迹,在脑海里拼命地回忆着,手环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摘下来的,然而答案却是无果。

我似乎中间有一段时间完全失去了意识……因为太累。

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就被手上的戒指吸引了视线,我看着它,就像看着一个突然出现在手上的开放性伤口,它让我感到疼痛且吸引着我的全部注意力。

卓秀浩环抱着我正在手机上不知道翻阅着什么,我靠在他的肩膀上,感受到对方的左手正心不在焉的揉捏着我的后腰帮我缓解酸痛。我盯着他手里的手机,突然想起之前跟李泰京打的赌,于是我微微抬起头来对青年说,“手机。”

卓秀浩闻言瞥了我一眼,随后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我的手机探过来给我,我却摇了摇头,从他手里抽出了他的手机,道:“我要用你的。”

卓秀浩的眼里带上了探究的笑意,耸耸肩表示我随意,于是我抱着他的手机调出拨号键盘,按下了“112”。

评论 ( 19 )
热度 ( 37 )

© 顾黎昕Lanc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