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黎昕Lancey

超蝙,贾尼,宇植,瓶邪,福华,SD,拔杯
(🚘🔑:woyi18)

【宇植拉郎】痴迷 5-5

CP:小会长卓秀浩(朴成勋)/法官哥哥韩守浩(尹施允);

Summary:卓秀浩是个从小就不会爱的孩子,他以折磨人,摧毁人为乐,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一个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的“全国第一”,从那一刻开始,他的生命里似乎只剩下了这一个鲜活的个体。这是一篇“爱无能”患者和“性冷淡”患者爱得死去活来的故事。

避雷预警:韩守浩第一人称,双黑,伪奶狗病娇攻vs真性冷淡傲娇受。

更新方式:周一~周五日更,每天2000+

PS:没看过《法官》或《Justice》也可以放心食用,不用担心看不懂哦~ 

————————————

5-5

走进办公室后,毫不惊讶地发现李泰京正坐在那里悠闲地喝着茶,我烦躁地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心想我的忍耐真的已经到极限了,现在不出手那个幕后主使还真当我好欺负。

“你有时间纠缠卓秀浩的陈年旧事,我不如给你一件你更感兴趣的事情让你好好过一把侦探瘾,如何?”我说着,从办公室抽屉最下层找到了我成为法官之后动用关系调查的第一起案件,丢到大律师的面前,“你弟弟的死,真相,在这里。”

我看着这位昔日舍友的神态慢慢变得凝重,抬手按住他打算翻开的文件夹封面,决定先打个预防针:“宋会长这么多天都没再给你安排新的‘特别业务’,让你专心致志地忙私事,还给你不断爆料生怕你的热情熄灭,你难道就一点也没觉得不对劲?”

李泰京从我的手下抽走文件夹,面色阴沉地看着文件。

事实上,李泰京和我之所以能够至今依旧保持着联络,一方面是因为工作原因,还有一方面便是一个我们两人之间默认的事实——我们都是背后有人资助才能走到今天的“残疾人士”。

两人虽然都在从事着各自的工作,可是如果没有资助方提供支持,我们都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的代价是我的一生,而李泰京,则必须昧着良心为有罪之人做无罪辩护。

那种受制于人的无奈能够领会的只有彼此。因此我才会在成为法官之后,立刻调查了多年以前李泰京喝醉酒之后曾经跟我说过的事。

那本是个有些血腥但感人的故事,李泰京的弟弟出车祸身亡,罪犯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范重建设的宋会长帮助李泰京将那些罪犯杀掉了。

可是根据我的调查,其实那都是一场精心布局的秀。宋会长为了博得李泰京的完全信任和忠诚,指示罪犯杀掉了他的弟弟,又在李泰京的面前杀掉那些罪犯。

范重建设的宋会长,是仅次于卓秀浩之下,我认为最恐怖的人。

李泰京将文件啪地一声合上,看向我的表情里带上了从未有过的怨恨,我迎着他的视线对视过去,无奈地表示道:“你知道为什么当时范重建设选择资助你吗?因为作为第一考入法学系的我,没有你这样的软肋。”

话音刚落,李泰京就揪着我的衣领作势要打人,我对玻璃墙外的几个下属摇了摇头,随后将视线转回李泰京身上,说道:“我承认,之前一直没把调查的结果给你,只是因为不想独自可怜。”

李泰京因为我的话突然之间放开了紧抓着我衣领的手,他拿着文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的办公室,我知道,这大概会是最后一次私下与他见面。

我紧蹙起眉心揉着钝痛的腰部,心想今晚干脆睡在办公室好了,免得回家之后被卓秀浩那个混蛋折腾,可是转念一想,明天是会放假的三一节,之后连着周末……

连休三日的重磅消息顿时让我有些害怕。

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赵助理却拿着手机一脸惊恐地敲着门,还隔着玻璃急切地说着什么,我点点头让他进来。刚看到他手机里的东西,我顿时感到眼前一阵发黑。

“哪家娱乐媒体?”我赶忙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在电脑上搜索着那条新闻,将我和徐妍雅在车内相拥画面打上庸俗标签并在网上疯传的八卦新闻媒体是我完全不熟悉也绝对没有接触过的,我有自信自己绝对与对方无冤无仇,于是赶忙打过去电话以起诉相要挟要对方撤下报道,可对方却回应说已经撤掉了。

我气愤地挂掉了电话,看着满屏电脑上都是已经被大众疯传的“在法院门口不自重的法官与检察官”形象,悲哀地认清一个事实——现在这照片已经一传十十传百,形成了难以控制的局面。

正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徐妍雅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我让一旁替我干着急的赵助理先出去,随后接起了电话。

“真的非常抱歉,本来近期就是我的父亲即将就任法务部长官的关键时期,媒体天天抓着他不放,想找到些把柄之类的,我真不应该……真是太对不起了学长……”

世界的确很小,几乎算是卓秀浩半个父亲的男人——下一届法务部长官徐东锡先生,竟然还是徐妍雅的父亲。我自嘲一笑,心想徐妍雅之所以对卓秀浩没什么印象,大概是徐东锡长官刻意避免自己的女儿和卓秀浩那个变态小子接触的结果。

徐妍雅的声音带着哭腔传过来,我叹口气安慰着她,叫她别放在心上,可是挂断电话之后心里的不安却开始蹭蹭上涨。

且不说我的前程,我现在只要想到卓秀浩看到这照片之后我的下场,就已经浑身发冷。

正在想着,卓秀浩的电话突然之间打了进来。我深吸一口气,接起电话,静静地等着他开口。

“心虚了?”青年的声音淡然地传了过来,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可是如果不回答他的问题,只会起反作用,于是我只好辩解道:“她哭得太厉害,我不忍心推开。”

“……不忍心?”卓秀浩在电话另一端笑了笑,很显然此刻已经被我彻底激怒,“看来韩法官需要我时时刻刻提醒你,你到底属于谁。”

我张了张嘴正要继续辩解两句,另一端的青年已经任性地挂断了电话。我看着手机屏幕上通话结束的提示字样,整个人都开始因为恐惧而烦躁不安起来。

如果明天是工作日的话,我的担心还能不这么明显,毕竟卓秀浩每次都是看在我隔天要上班的份上不会太过分,可是明天是三一节……

我带着这个想法战战兢兢地度过了小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浑浑噩噩地跟着同事出了法院,在杂七杂八祝贺我跟下届法务部长官的千金好事将近的人群当中,我的目光精准捕捉到了远处卓秀浩的身影。

此刻,他头戴着白色的单车防护头盔,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书包,扶着山地单车朝我招手,那温柔的笑容让我仿佛被钉在原地一般僵住了身体,而众人也随着我的视线看向卓秀浩的方向,小声议论着朝这位正真集团的年轻会长鞠躬。

【又是一周结束啦,感谢一直以来小可爱们的红心、评论和推荐,我们下周一见喽~~ 】

评论 ( 15 )
热度 ( 43 )

© 顾黎昕Lancey | Powered by LOFTER